© 2020 Edwin Wan

Enquiry: info@edwinwan.com

SpotlightPerformer_White.gif.png
  • Facebook - Grey Circle
  • Instagram - Grey Circle
  • Twitter - Grey Circle
  • YouTube - Grey Circle
Bugs-2018-EFP.png

Performance Representation:

WINTERSON'S

59 St Martin's Lane, London WC2N 4JS

Phone: 020-7836 7849
E-mail: info@nikiwinterson.com

冷戰棋王

上一期文章說到我最近的一場音樂會,這次我想繼續談談其中一首歌曲,那就是來自音樂劇《棋王(Chess)》的名曲「Anthem」。上世紀70年代,填詞人提姆.萊斯(Tim Rice)與慣常的合作夥伴作曲家安德魯.萊特.韋伯(Andrew Lloyd Webber),希望寫一齣以古巴導彈危機為題材的音樂劇,卻一直沒有實現。後來萊斯萌生了《棋王》的概念,不過韋伯正忙於創作《貓(Cats)》,分身不暇,最終萊斯找來了前瑞典流行樂團ABBA成員班尼.安達臣(Benny Anderson)與比約恩.奧瓦爾斯(Björn Ulvaeus)一起創作這一齣關於冷戰的音樂劇。


《棋王》的故事啟發自1972年的一場世界國際象棋錦標賽(World Chess Championship),當時美國擊敗蘇聯奪得冠軍,短暫終結了蘇聯24年來的棋壇霸主局面,時值美蘇冷戰,有特殊的象徵意義。《棋王》的故事每一個製作都略有不同,不過故事主調離不開蘇聯棋手Anatoly中途變節,從蘇聯逃到美國,於音樂劇第二幕以上屆冠軍身分出戰,已經成為了美國人。當記者問他為什麼要離開自己的國家,Anatoly以「Anthem」這首歌,告訴記者們雖然自己跨越了邊界,但沒有離開過自己的國家,任憑人類為渺小的領土鬥個你死我活,對他來說唯一的國界只在心中。

《棋王》把美蘇角力的戰場轉移到棋盤上,圖為2018年英國國家歌劇院的復排演出。

讓我認識「Anthem」這首歌的,是我的歌唱啟蒙老師盧思彥博士。當時的我不特別明白這首歌的意思,只覺得旋律悅耳,以近似歌劇的正統唱腔(legit quality)來演唱,頗有滿足感,尤其是旋律當中有一個純11度的音程,從中低音一下子飆到高音,要唱得準有一定難度。萊斯的歌詞並不十分容易理解,特別是對於英文非母語的我。歌曲開首一句「No man, no madness, though their sad power may prevail, can possess, conquer my country’s heart(沒有人,沒有哪種瘋狂——即使他們的負面影響良久不散——可以佔有、動搖我國的心)」,堪稱英語音樂劇世界最迂迴曲折的歌詞,對演唱者來說,要讓觀眾聽一次便清楚明白這句的意思,不是容易的事。後來我離開了金融界,投身藝術,思考模式開始改變,才漸漸明白Anatoly口中跨越國界但沒有離開自己國家,說的是不同層面,而「Anthem」就是他的國歌。


2008年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公演的音樂會版,由歌手喬許.葛洛班(Josh Groban)演出蘇聯選手Anatoly。

去年在英國皇家音樂學院的畢業展演,每位同學都要獨唱兩分鐘。當時「Anthem」在我考慮之列,因為這是我早年學習的歌曲,比較熟練,而且能夠充分展示自己的唱功。不過最後負責老師認為這首歌始終太過經典,不適合用作畢業展演或遴選,以免顯得自己認識的歌曲有限。再者,演唱經典很難超越前人的表現,正如參加歌唱比賽,除非有十足的把握,最好不要選唱《愛是永恆》或《海闊天空》。雖然如此,有個別老師說過,我作為華人在倫敦唱這一首歌,與歌曲的內容出奇地匹配。事隔九個月,見證了香港社會的變遷,又即將重返英倫,想不到此時此刻的我,會與「Anthem」這首歌如此接近。


如果讀者對於《棋王》這部音樂劇有興趣,2008年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(Royal Albert Hall)公演的音樂會版(Chess in Concert)發行過影音產品,市面上不難找到。


《程尋音樂劇》原文刊於 iCompass 智域

https://www.icompass.com.hk/article.php?id=365&main=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