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 2020 Edwin Wan

Enquiry: info@edwinwan.com

SpotlightPerformer_White.gif.png
  • Facebook - Grey Circle
  • Instagram - Grey Circle
  • Twitter - Grey Circle
  • YouTube - Grey Circle
Bugs-2018-EFP.png

Performance Representation:

WINTERSON'S

59 St Martin's Lane, London WC2N 4JS

Phone: 020-7836 7849
E-mail: info@nikiwinterson.com

  • Admin

歌曲說故事

Updated: Jan 21

要是不算12月自己籌備的分享音樂會,11月每逢週末於社區巡迴演出的「社區文化大使」,可說是我這次回港四個月唯一的表演工作。製作單位「音樂劇作」,找了包括小弟在內四位曾於海外獨自遊歷的演員,分享自己真實的故事。主創團隊把故事整理,配上現成的粵語音樂劇或網絡歌手歌曲(和一首全新的主題曲),串連成45分鐘的卡巴萊(Cabaret)演出《越界青年.隨想錄》。因為演出地點在街頭,我們亦把它稱為「Busking Cabaret」。


對於不明白卡巴萊是什麼的讀者,簡單說就是一個直接與觀眾溝通的音樂演出,演員可以「看見」觀眾。卡巴萊歌曲之間的關連性不高,觀眾無需「追劇情」。與演唱會相比,少了規模與明星,也許多了一點坦誠,但肯定有故事性,因此與音樂劇很類似。這個故事性不一定來自歌曲中包含起承轉合的完整劇情,更重要的是:歌者在唱什麼?

《越界青年.隨想錄》是一個街頭演出,「社區文化大使」計劃由康文署贊助,旨在把文化藝術推廣到全港各區不同社群。照片提供:音樂劇作Musical Trio,攝影:Wing Hei Photography。

音樂劇歌曲有很多不同的類型,其中一類是抒發心聲,把故事中一刻的感受,化成三四分鐘的歌曲。這類歌曲的故事性在於一個「懸」字,角色有困難未能解決,透過歌曲把當刻內心的掙扎唱出來,角色越迷茫,觀眾越看得投入,相反太早解決了問題,就沒戲可演了。作為演員,對我來說「好演」的歌詞,重點在忠實呈現角色「解難」的過程,不堆砌賣弄,不「畫出腸」,彷彿進入角色心境之後的自言自語。音樂劇曲詞作家史提芬.桑坦(Stephen Sondheim)最擅長寫這種人生膠著的狀態,其中《富麗秀(Follies)》名曲 Losing My Mind(近期於電影《神探白朗(Knives Out)》以幽默形式出現),道盡女主角Sally三十年來單思之痛,苦無出路,卻完全沒有用過「痛苦」、「煎熬」或「心如刀割」之類的字眼。驟眼看歌詞可能摸不著頭腦,可是一旦代入了角色的處境,歌詞自然變得合理,不禁讓人猜想作者是不是也經歷過這種痛,才能如此透切描寫?


伊美黛.史道頓(Imelda Staunton)於2017年英國國家劇院(National Theatre)版本《富麗秀》中演繹的Losing My Mind ,在筆者心目中屬示範作。

筆者雖然不寫曲詞,但拙見認為只要是出自真心的作品,就能夠說好故事,感動人心。至於甚麼是真心,相信從事藝術的人都會見過。這次《越界青年.隨想錄》演出,讓我發現一些流行音樂有很強的故事性,甚至很「音樂劇」。例如我們選用了獨立歌手Serrini的Let Us Go Then You and I,配合劇中演員到外國工作假期的挫折遭遇,內容出奇地吻合,不認識這首歌的觀眾還以為是演出原創的歌曲。林一峰的《離開是為了回來》,用了在演出結尾。歌詞首句「明天就要飛走,朋友都輕鬆奉上祝福:旅途愉快!」已經扼要交代了時間、地點、人物、事情等基本故事元素,配以悅耳的旋律,琅琅上口,豈不是理想的音樂劇歌曲?留下來,還是離開,是歌曲探索的「難題」,不知道讀者有沒有問過這個問題?這不是一個二元對立的考慮,因為「留低是個選擇,離開亦未算放開一切壓抑」。


感恩遇上「音樂劇作」與《越界青年.隨想錄》台前幕後,讓我能夠參與這個別具意義的街頭演出。在此向大家推介「音樂劇作Musical Trio」的演出,劇團規模雖小,對音樂劇的熱誠與追求卻無限大。況且根據小弟過往看音樂劇的經驗,無論在外國還是香港,還是「人少少」的小型演出最真摯動人。在香港劇壇多方因素限制之下,說不定小型音樂劇能走出一條不一樣的路?


封面照片提供:音樂劇作Musical Trio,攝影:Wing Hei Photography。

《程尋音樂劇》原文刊於 iCompass 智域

https://www.icompass.com.hk/article.php?id=254&main=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