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 2020 Edwin Wan

Enquiry: info@edwinwan.com

SpotlightPerformer_White.gif.png
  • Facebook - Grey Circle
  • Instagram - Grey Circle
  • Twitter - Grey Circle
  • YouTube - Grey Circle
Bugs-2018-EFP.png

Performance Representation:

WINTERSON'S

59 St Martin's Lane, London WC2N 4JS

Phone: 020-7836 7849
E-mail: info@nikiwinterson.com

貓 全部都係貓

過去一個月,兩齣貓科類動物音樂劇進軍香港,先有百老匯及倫敦西區長壽劇目《獅子王(The Lion King)》,廿二年來首次踏足香港,緊隨步伐的是聖誕檔期上映,改編至安德魯.萊特.韋伯(Andrew Lloyd Webber)經典作品《貓(Cats)》的同名電影。


對《貓》的記憶,始於中學音樂課。老師播放了1998年版本的DVD,當時覺得太重口味,而且劇情薄弱,感覺沈悶,自此對《貓》抱有很大的偏見。後來在澳門看了一次現場演出,發現當放棄追求劇情,重點欣賞歌舞的話,《貓》是一部十分精彩的作品。筆者未有機會欣賞《貓》的電影版,不過無論專業影評還是朋友的意見,負面評價不少。《貓》這部作品因為其獨特的題材及呈現手法,自舞台版首演便逃避不了議論紛紛。根據小弟在英國及香港兩地的非正式統計,沒有幾個演員喜歡《貓》,甚至覺得這齣音樂劇太過商業化,不過因為這部劇的名氣與及其對舞蹈要求之高,若然能夠參與,將會是演員履歷中亮麗的一筆。

《貓》音樂劇以「Jellicle Cats」一年一度聚首的舞會「Jellicle Ball」為中心事件。「Jellicle Cat」是詩人T.S.艾略特侄女嘗試說「dear little cat」的「BB話」,詩歌中還有「Pollicle Dog」,其實是「poor little dog」。(網絡圖片)

不少人批評《貓》劇情無追看性,不無道理,原因是《貓》改編自詩人T.S.艾略特(T. S. Eliot)的詩歌集《老負鼠的貓經(Old Possum’s Book of Practical Cats)》,一首首以貓為題的詩歌被韋伯配上音樂,本來就沒有劇情可言。《貓》最初以聯篇歌曲(song cycle)形式發表,到後來決定改編成完整的舞台劇,導演崔佛.農恩(Trevor Nunn)才於詩歌中抽取蛛絲馬跡,以「Jellicle Cats」一年一度的舞會「Jellicle Ball」作為框架,舞會上各貓需要介紹自己,為自己拉票,以爭取前往貓天堂獲得重生(因為貓有九條命)。

開始排練的時候,完整劇本、角色都沒有,經過演員即興彩排,加上編舞吉蓮.琳恩(Gillian Lynne)的創作,演出才逐漸成型。《貓》顛覆傳統之處在於它幾乎沒有劇情,亦難以歸類成舞劇,全體演員作貓打扮卻又不是兒童劇或童話鬧劇(Pantomime)。如此四不像的製作不被投資者看好,韋伯為此抵押了自己的房子,甚至要向劇中演員籌募經費。後來音樂劇取得空前成功,大受歡迎,於倫敦及百老匯分別演出了二十一年及十八年。《貓》的票房成功,令製作公司想到出售紀念品,今天音樂劇愛好者收藏種種商品,多多少少緣於《貓》。

日本四季劇團創辦人之一淺利慶太孤注一擲,興建專屬場館,把《貓》引進日本作長期演出,開創先河,成就了今天日本音樂劇的蓬勃發展。(網絡圖片)

無獨有偶,《貓》的破釜沈舟故事不止於倫敦。1982年,日本四季劇團創辦人之一淺利慶太,在倫敦看了《貓》之後,決心要將之引進到日本,翻譯成全日語演出,為了營造演出需要的氣氛,甚至斥資三億日圓興建專屬劇場,準備長期演出。當時日本的音樂劇演出最長不過一兩個月,長期公演可謂孤注一擲,淺利慶太有心理準備一旦《貓》失敗,代表劇團需要解散,而且要賠上個人財產。最後,四季劇團成功以《貓》把長期公演的生態帶入日本音樂劇市場,並奠定了劇團引進大型音樂劇的地位。淺利慶太與韋伯,憑著「不成功便成仁」的決心,加上有實力又願意赴湯蹈火的團隊,通過同一部音樂劇,改變了各自所屬的音樂劇世界。


《程尋音樂劇》原文刊於 iCompass 智域

https://www.icompass.com.hk/article.php?id=407&main=23